《猎杀本拉登》

除了Ahmed,还同时找到了他的四个儿子和兄弟,因为时间紧迫,“三角洲”只能把所有人都带回去审问。即使有些人是清白的,也能用来验证其他人说的是不是真话。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军阀势力

东部联盟反对派集团的Hazret Ali Pashai
将军
:受雇于CIA帮助追捕UBL。他曾经是苏联侵阿时期的游击队里的工程师,
帮助游击队在托拉博拉山区开凿了数以百计的洞穴。

Haji Zaman
Ghamshareek
:阿富汗东部人民立法会议的普什图人的领导,同时也是Ali将军手下一名狡猾的军阀。Zaman是苏联侵阿时期的前游击队指挥官,
Ali 在楠格哈尔省的势力构成了严重威胁。

冒着被别人听见的风险,Ski在对讲机里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安全了,指挥官同意让我们通过。”这时队员们才轻松了下来,慢慢挪回海绵垫上继续喝水。

“三角洲”队员都穿着定制化的装备,比其他任何军事装备都更像蝙蝠侠的腰带。这些背心有着袋子和匣包用来装几乎可以想到的一切可东西——各种爆炸性手榴弹、闪光弹、震撼弹、5.56mm
弹匣、六个备用手枪弹匣、止血带、手铐束带、蜘蛛或霍里根的特殊刀具、手持式红外线指示器、Garmin的GPS、备用电池、挂钩、莱特曼工具、机械破门工具、炸药、起爆器还有止血带。

因为前言太长而且值得看的地方不多,故归纳为梗概呈现给大家。

这时队员们开始准备撤退了,而Jeff发现这里只有一块露台下的台阶有足够的空间,然而并不太适合MH47降落,便去询问Dalton意见,Dalton让Jeff自行决定,他非常信任Jeff的判断。

“三角洲”第一项任务是确定Ahmed躲在哪里。队里派出的是Shrek,这亲切的绰号来自于他和卡通人物一样的健硕身材。在阿富汗北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他古铜棕褐色的皮肤显得格外亮

“三角洲”队员

Bryan军士长:绰号“B猴”(B-Monkey,一部电影的名称《型男索女》,这里就直接翻译过来了),侦察部队的军士长,设立了在托拉博拉山区的第二个任务支援点。

“铁皮”军士长:中队军士长以及“三角洲”高级士官军官。亲自带领深入敌后的补给任务。

Jim军士长:绰号“格林奇”,建立战场上第一个任务支援点的突击部队军士长。

上将:与“三角洲”一起行动的空军战斗管制员。他被命令协助穆斯林游击队对基地组织阵地的日间攻击。但在战斗中被抛下,
最后撤回到了友军部队的势力范围。

鲶鱼:突击队队长。

随缘(Crapshoot,和人打赌打手枪输了才有了这个绰号,翻译的时候接地气一点):突击队队长,同时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杜根:一个全身肌肉的狙击手,在到达学校的几小时内就被派往了前线。

霍普:侦察小队队长,自愿参加协助穆斯林游击队对基地组织阵地的日间攻击的任务,但在战斗中被抛下,
最后撤回到了友军部队的势力范围。

小丑:一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在到达训练学校的几小时内就被派往了前线。

教皇:侦察小队队长,一路将基地组织的士兵击溃到敌方的阵地中央。

老柴:托拉博拉战役期间豺狼小队的狙击手。和Thomas是游骑兵10-84课程的同期学员,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史莱克(Shrek,也就是John
Mcphee,这绰号来自于他的身材):参加了托拉博拉战役,并且被派往GulAhmed出没的村庄执行单人侦察任务。

滑橇:侦察小队队长,也参加了一年后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暴风Storming):也被叫做“大块头”,突击队队长,并且参加了抓捕基地组织领导人GulAhmed的行动。

抓捕Ahmed的行动是阿富汗战争打响后“三角洲”第一次成功的抓捕任务,在这期间“三角洲”在沙伊-胡特以及托拉博拉执行了很多次针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打击行动,但这是第一次发现并抓捕重要目标人物。

最后Shrek拿起了他最喜欢的宝贝——一把挂载了全息瞄准镜、IPTAL
IR镭射以及CQB手电筒的
G3步枪,还认真地擦了擦。虽然出了很多次任务,而且对任务充满了期待,但他还是会有点担心。最后为了行动的隐蔽性(毕竟,Haji拿着顶配G3在那个时候还是基本没有的),还是把他的宝贝G3裹得严严实实的留在了基地,换了一把折叠托的AK。

图片 1

Ski和Shrek将负责卡车的驾驶,因为他们比其他人看起来更像当地人。同时Ski很机智地在货车后面加了床垫,让我们在这崎岖的路上能好受点。同时新加入队伍的Stormin
‘房里半打箱子瓶装水和几个空的水桶作为旅途上的便携式小便池。

于此同时,队里其余的人在空军基地里策划进攻行动,他们将花几天时间来审查可能的行动路线,提出一些可操作的想法,虽然他们都知道对于这一特定任务,这些方案都可能显得无济于事。在主目标区内约有三十多座建筑物,而在南边,有四座建筑在60度的斜坡上沿西而建。Ahmed就在其中的一间房子里。房子的下面是一排排的梯田以及石板楼梯。队员们花了几天时间进行了详细的地形研究,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放弃使用直升机突入的计划。转而实行“三角洲”自己的“特洛伊木马”计划。当然,
这不是一个新的计划了。

图片 2

行动出发前队员们无数次检查携带的东西,以防出现纰漏,如果行动出现意外,那么他们只能下车占领建筑物,然后呼叫160特航团的直升机来接他们了。

图片 3

图片 4

一两分钟后队员们都登上了直升机,开始返回贾拉拉巴德。而此时中队指挥官Jake
Ashley中校以及中队军士长Jim——绰号Grinch也在基地等待队员们返程。

图片 5

图片 6

这时从北方来了两个成年男性,显然他们更多的是出于对发出尖叫的家庭成员的好奇心。其中有一个人的肩上背着一把武器,而北方的小组无暇顾及他们。Dalton举起来自己的M4瞄准了他们,在判断出对方没有敌意后,进行了两次警告射击迫使两名男子原路跑了回去。

技术人员在一个小袋子里巧妙地放置了一个迷你摄像机,以方便Shrek用来记录进攻部队需要的关键信息——墙壁的结构、门的类型、门铰链的位置、窗台的高度、建筑间的电线、可能的接近路线、武装卫兵的位置、可能的逃生路线还有许多其他的事。他还携带了手持的GPS,以用来实行精确的外科手术式空袭打击。最后在袋子里还带了一个小卫星电话,作为他和大本营唯一的联系方式。

“三角洲”指挥官

Jake Ashley
中校
:托拉博拉战役中的参与行动的小队指挥官。他向上级请求更多的授权和资源来继续开展行动,
但被驳回了。而且他也是参加过1993年10月在索马里摩加迪沙“哥特蛇行动”(Operation
Gothic Serpent)的老兵(原文中提到的是 the Battle of the Black
Sea,黑海之战,Paul Howe 就拍过一部纪录片,名字就叫做The Battle of the
Black Sea: MSG Paul Howe`s Untold Story of Black Hawk Down)。

Gus Murdock中校:Jake Ashley的前任“三角洲”中队指挥官。由陆军少将Dell
Dailey亲手提拔以来领导一个JSOC新的下属单位,也就是AFO(Advance Force
Operations,即先遣部队)。Murdock也是参加过1993年10月在索马里摩加迪沙“哥特蛇行动”的老兵。

Mark Sutter中校:Gus
Murdock的下属军官并且指挥AFO在北部的行动。冒着巨大的风险让三名队员加入Gary
Berntsen的队伍,组成一支CIA和JSOC的联合队伍,前往确认UBL是否出现在托拉博拉山区。

Dalton
Fury
:绰号“红苍蝇”,在行动中所有美国和英国作战部队的战斗指挥官。

图片 7

图片 8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当“战斗爪”在贾拉拉巴德着陆时仍然是白天,Ski和Shrek早已在机库旁等候。之后Ski和Shrek向其他人汇报了收集到的情报,这些情报是之前制订的行动计划的关键。

突袭伊朗的最终计划是乘直升飞机前往距离德黑兰大约五十英里的会合点,接着换乘藏在藏身地点的民用卡车上,然后在黑夜的掩护下开车到目标地区。一到使馆大院,作战队员就翻入高墙并营救人质。当然,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袭击导致直升机坠毁和出现伤亡时,整个任务就被中止了。

CIA

Gary
Berntsen:
阿富汗境内中央情报局的总负责人。Berntsen积极追捕UBL,
当最初美军拒绝出兵以帮助证实UBL在托拉博拉山区时,
他冒险派出了自己的小队。

George Gary:Berntsen
的副手,同时也是CIA在托拉博拉山区猎杀UBL的尖刀部队——“碎石机J小队”的队长(Team
Jawbreaker
Juliet,Juliet则是J的无线电代号),。他也是让Ali将军最终妥协让美军作战部队进入在托拉博拉山区作战的功臣。

Al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Al
):被分配到CIA的SAD(特别行动组Special Activities
Division)的特种部队指挥官,也是碎石机J小队的重要成员,同时也是他与部署在托拉博拉山区的一支来自5thSFG的ODA小队(5th
Special Forces A Team,查询资料得知为ODA 572,也就是TF
Dagger)取得了联系。

Adam
Khan
:一个加入美国国籍的阿富汗人,并且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CIA从另一个政府机构调用过来以支持在阿富汗的特别军事行动。

(和UBL谈笑风生的阿尔-扎瓦西里,也是基地组织的二号人物)

图片 9

图片 10

在睡了一觉后,第二天整个行动组进行了一次总结会议,会议上说明了哪一些地方完成得很好,哪些地方还存在不足,队里的每个人都会说出自己的观点,如果一个人在行动中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那么在会议上肯定会有人提出来,无论你是什么职务。当集体会议开完后,“三角洲”队里就开始了自己的“挑刺活动”,这时每位队员的错误都会被提出来,再小的错误或失误都会被揪出来。

在路上Shrek不敢和其他乘客说话。当“巴士”越过部落边界时,他则不得不与武装检查站那些想从过往乘客身上捞油水的守卫打交道。但旅途上的不适和危险对他来说都是都不是问题,对他来说最不能忍的是小面包车里的恶臭味。当他在路上颠簸的时候,Shrek宁可希望自己感冒鼻塞,他想着:“这些家伙难道没洗过澡吗?”

译者:泡面

图片 11

“三角洲”第一项任务是确定Ahmed躲在哪里。队里派出的是Shrek,这亲切的绰号来自于他和卡通人物一样的健硕身材。在阿富汗北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他古铜棕褐色的皮肤显得格外亮眼,
而且脸上还长满了几个月留下来的浓密棕色胡须。可能在美国Shrek可能会显得格格不入,
但在阿富汗当地却能混迹人群之中。和其他“三角洲”作战队员一样,他对当地的文化是非常的了解。而且一年前Shrek也参加了猎杀UBL的行动,可以说他是最佳的人选。

但因为毕业前夕事情比较多,拖了一年时间,最近工作稳定下来之后终于有机会重新开始翻译工作,也缅怀下作者Thomas
Greer。May you rest in peace.

正如预期的那样,队员们很轻松地通过了第一个检查点。卫兵拦住了车队,询问了阿富汗司机,
询问补给品前往的方向。几个小时后,
我们到达了在楠格哈尔省的第二个检查站,这里的两个部落几世纪以来都在争斗。所以这些守卫可能会更有侵略性,甚至可能会脑抽想着抢我们的物资。

在清真寺广场外的是在托拉博拉战役中丧生的基地组织士兵坟墓。他们现在在天堂抱着他们心心念想的72处女。那里有至少五十处坟墓,装饰着树干和树枝。还装饰着红色、绿色、白色、褐色或蓝色围巾、旗帜、或他们在战斗中穿着的衣服。彩色横幅和锦旗在风中飘扬,平静地挥舞着。

作者:Thomas Harter Greer

在一个小群建筑群中,二三十个妇女和儿童不断地哀号尖叫,吵醒了邻居们。队员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女人和孩子,人数远超出他们能承受的范围。只能靠着北边的小组安抚他们的情绪。同时从南边传来了AK的枪声,但没有子弹落在队员附近。

图片 12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此时美国手头并没有很多有关于基地组织或者塔利班领导人的行动情报。所以才花了非常长的时间寻找UBL、阿尔-扎瓦西里以及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的情报。

接上1——

接下来介绍下当时在托拉博拉山区的势力。

医官Durango帮他的脸止了血并包扎了伤口,虽然Dalton有点担心Rip的状态,但他依然坚持执行任务。

Shrek穿得和当地人一模一样——一件破旧的阿富汗游击队的衣服、宽松的拉绳裤和一件到膝盖的衬衣,再加上一顶阿富汗最常见的煎饼帽。

译者前言

终于在7个小时的艰难旅途后,车队到达了目标地点。Shrek花了10分钟找到了CIA在当地的向导,向导看上去是当地人,因为他对路线非常熟悉。尽管如此,路也没有好走到哪里去。路线很累人。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在海平面5000英尺高,而目标点还要再往上增加1500英尺。因为背着作战装备,所以攀爬这些陡峭的山崖非常的累人。在距离目标200米的地方,Shrek和向导去稍远的地方为其他人提供警戒,而另外的队员则在50米远的地方短暂休息,让Shrek能进入作战位置同时向基地汇报小队的位置。

图片 13

图片 14

在MH47到达后,飞行员必须设法在三面环山的狭窄空间降落,但后桨叶还是打到了一堵石墙上,Jeff立刻终止了降落,避免了一场大灾难。直升机只能离开重新寻找谷地的备用撤离点。队员们也重新出发前往备用撤离点,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隐蔽性可言了,就算人们没被大喊大叫的女人和孩子吵醒,也肯定都听到了直升机的动静。虽然直升机两次进入交战区非常不安全,但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带着5名目标坐卡车原路返回。

Shrek在贾拉拉巴德乘坐一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外国面包车改装而来的“公共汽车”长途颠簸到托拉博拉山区。与他同行的有十来个从七岁到七十岁不等的阿富汗男子。而且车内十分拥挤和闷热。

托拉博拉战役(the Battle of Tora
Bora)是在2001年美军针对基地组织的又一作战行动,目的如书中所说“我们的任务是猎杀或活捉这世界上的最高通缉犯——乌萨马·本·拉登,
并带回相关的证据。”而“三角洲”则是这次任务的关键棋子。本来Thomas是没太大心思将这场战役写成书的,但随着媒体报导的越来越不符事实,Thomas觉得作为一个参与行动的人员有义务把事实的真相还原出来。

当直升机档板降下来后,从机上下来了四五个“绿贝雷”以及之前清理第三个检查站的民兵。他们留下来安抚民情并保证这个区域的安全。之后会和当地人以及Ahmed的妻子孩子们谈一谈,看看他和UBL的关系以及他在托拉博拉战役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然而,这个地方却是对战争代价的一个鲜明的提醒。我们很高兴,这些人在战役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第一章未尽之事

只有那些敢于冒险前行的人才有机会得以发现自己的极限。

——艾略特

距离9.11发生仅过去了3个月,从2001年12月开始,作为美国作战力量的刀刃——“三角洲”部队已经深入敌方领土,
在这场崭新的反恐战争中磨刀霍霍、大展身手,在被白雪覆盖的托拉博拉山区的山洞中以迅雷般的速度开展着行动。
同时也马不停蹄地寻找着UBL的踪迹,并且消灭了大量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有生力量。

然而, 这场恶战并没有持续很久,。到 12月17日,
我们令人失望的盟友——阿富汗游击队认为, 他们已经完成任务了,
而且看上去足以对外公开宣布胜利。那些圣战者洗劫了一些被占领的洞穴,
掠夺死去的恐怖分子的东西, 然后得意洋洋地从崎岖的群山中下来,
以胜利者的姿态返回了古城贾拉拉巴德。在那里他们做了休养,
并对他们得来不易的“财宝”进行了清点。

当然,这次进攻的主要目标是猎杀或者活捉UBL,尽管那些圣战者很迷之乐观自信,我们依然不确定任务到底算不算完成了。UBL的尸体并没有在战斗结束后在碎石堆里被发现。有没有可能在针对成百上千的洞穴的空袭中他已经葬身其中了?又或者他身边效忠于他的人把他的遗体偷偷运了出去?

如果他还活着,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可能一个一直以来的UBL支持者一直潜伏在巴基斯坦的三军情报局(也就是ISI,Inter-
Service
Intelligence)中,然后用直升机偷偷地把UBL运过了边境。有可能他穿上了女性的罩袍,然后溜进了出租车里,回到了他在霍斯特省的大本营。又或者他已经骑着马越过高山,安全地逃到了巴基斯坦。又或者是背着他的AK、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走了出去。如果UBL真的活了下来,
他有没有受伤?如果有, 有多糟?有没有医生替他处理伤口?很多问题,
没有答案,没人知道。

图片 15

几个月过去了,
即使对于最顶尖的情报部门来说,UBL的下落仍然是一个谜。没有一个机构或组织可以肯定地作出判断。中情局、国安局、FBI、
DEA、国防部, 司法部、MI5 和 MI6
知道的东西也并没有比民众了解的多。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视频或真实的录音带被公布出来。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
所有的一切都是人们的推测罢了。

因此一年后, 随着2002年冬天的临近,
“三角洲”提出了一个理论——这些未解答的问题,答案可能在潜藏在我们在托拉博拉山区行动的细节中,
因为在该地区有的人可能会隐瞒他如何逃脱的秘密。也许通过回想当初的细节,
我们可以最终把这些“拼图”拼在一起,
提供一些可用的情报。在这个地区,也许有人会瞒着一些让我们能继续追寻UBL踪迹的秘密。

其实“三角洲”部队从来没有离开过阿富汗,
并且在山区的战斗结束后的一年时间里, 我们中队依然在战区轮值,
为的是即使在圣诞和新年假期也能及时出动抓捕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神出鬼没的领导层。如果在这个特殊的时候我们不能和我们的家人的团聚,
那可能没有什么能比和队友在战区度过更好的选择了。作为男人来说,
我们为自己能在那里战斗而感到骄傲。

图片 16

不幸的是,
由于我们的在高价值目标的情报上仍然是非常稀缺,所以在过去一年里,
并没有取得很大的进展。UBL仍然是1号高价值目标, 他的得力助手、埃及恐怖分子
Ayman al-Zawahiri,是HVT No.
2。不幸的是,在写这本书时两人都仍然在榜,并继续对国际社会嗤之以鼻。

我们花了很多个昼夜来寻找有价值的内容。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精力研究可疑的敌方营地的卫星图像,
花上好几个小时耐心地看着从捕食者无人机传回来的实时视频,
并分析一堆机密军事情报以及CIA的通讯监听。我们希望能够发现一些关于HVT的线索,
并且确定目标的具体位置, 所以一切的消息都需要密切关注。

当然,这是不够的, 因为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线索,
我们就必须准备立即行动。所以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在当地练习手枪和步枪射击,
并花了很多时间泡在一个看起来像马戏团帐篷的健身房,
我们在那里撸铁和在跑步机上燃烧卡路里。为了保持“三角洲”一贯以来的传统优势,
我们和第160特别行动航空团 (160th Special Operations Aviation Regiment
反复排练了各种任务类型的行动方案。剩下的一些时间就花在像看《人在江湖》《兄弟连》这些电视连续剧的DVD上。

最后更要感谢CIA,以及绿色贝雷帽的一群留着长胡子喜欢嚼烟草的粗犷的“老男孩”们的付出。

那么在所有潜在目标中,有一位后来被称为Gul
Ahmed的阿富汗“好邻居”。他住在一个UBL在托拉博拉山区东部位于阿甘河谷沿着南北轴线伸展的一条干涸的岩石河床的庇护所里。在对抗苏联的圣战期间,
UBL家族在沙特阿拉伯拥有的建筑公司派来了推土机, 穿过山谷,
开辟出了一条单行道。

Ahmed这名嫌疑犯在当地不仅是人尽皆知的基地组织支持者,
而且还管理着直接横跨边界进入巴基斯坦的战略山谷里的武器运输。

相关的档案还指出,
除了有着向恐怖分子、叛乱分子和地区部落中最高的竞标者进行军火交易的苗头外,
他还是一年前一场几乎发生在他自家后院的战斗里的一个关键人物。据他投诚的邻居所说,
Ahmed和他的儿子们在战斗中向基地组织提供了后勤支持——包括食物、水、医疗用品、火堆和弹药。

这些行为使他成为一个“需要重点照顾的”有价值目标,
但还没有重要的到需要“三角洲”出马执行。绿色贝雷帽更能胜任围捕艾哈迈德和他的亲属的任务。然而,
这个狡猾的人还有着其他值得特别注意的东西。

一条关键的信息让“三角洲”决定会一会这个人。据称一年前Ahmed将伤势严重的UBL秘密地藏在他的家中,
而同时,数以百计的游击队圣战者和四十几名的西方突击队员精心搜寻了整个山区,就为了揪出这个基地组织领导人。情报还声称,
在战斗结束时,
Ahmed平日与部落的友好关系使他能够把UBL运出只距离南边7英里被积雪覆盖的山口,而我们却没办法深入到那里。

好吧,这就让这件事变成了私人恩怨。现在Ahmed先生为他自己“赢得”了“知名基地组织支持者”的头衔,而这一般意味着会送一套“追杀或活捉”的服务。当然除了增加军功章,这也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但如果这条关于Gul
Ahmed 的情报是真的,
它将提供第一条帮助我们拼凑出UBL是如何从托拉博拉逃出生天的可行线索。

重返托拉博拉的念头令人振奋。没有比“拜访”这位先生和他的家人能让我们更开心的事了。

我们需要知道关于
UBL曾在这个基地组织调解人家中躲藏这条人工情报的真实性,即使只是停留很短的一段时间。如果我们能在白天顺路拜访那个男人,
那对大家都好。坐在一条五颜六色的阿富汗地毯上, 再喝上一些温茶,
吃点坚果和干枣, 顺便我们再问几个问题,岂不美哉?

不知为何,我们觉得这大概是行不通滴。这位先生大概会用暴力回应我们的“友好拜访”。

图片 17

Grumpy这个人虽然绰号叫Grumpy,但实际上是一个成熟、安静、谦逊、话不多、对长官普遍态度冷淡并在“三角洲”待了7年的老兵。他讲话是完完全全不紧不慢的类型。事实上当时的他正在和一个气急败坏的20多岁阿富汗男子缠斗。Grumpy把那个男子制服后压在身下,然后用PTT汇报情况。如果Grumpy拿枪崩了他,也没人会责怪他,因为这符合ROE,但为了不引来不速之客,Grumpy还是空手制服了他。Grumpy小队里的两个人继续前往下一个突入点,他们对于Grumpy这个柔道大师非常自信。队员们只用了5分钟,不费一枪一弹便清空了整栋建筑。

为此“三角洲”还采购了几辆正好符合作战要求的阿富汗货车。车床上生锈的金属铁轨上绑着白色防水布,上面印有一些广告字。就像是平时使用的货车一样,这对于这一作战方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Ski和Shrek就第三个检查哨提出了一个精妙的行动计划。派出一辆小型轿车在“三角洲”的卡车前以较远的距离同行。在这辆车里,有四名接受了绿色贝雷帽的训练且受雇于CIA的阿富汗民兵。一旦卡车接近到离检查点2000米远的地方,那辆轿车就会加速到检查哨,四名民兵会要求检查哨的卫兵放下武器。如果枪战爆发,“三角洲”会立马加入战斗;如果看到三束红色的手电筒光,那么队员们就可以安全地通过检查哨。

在“三角洲”,着装方面基本上是由个人选择。当然也不是什么要求都没有,例如迷彩的颜色,至少需要能识别敌我,又或者有些特殊装备必须由队里的指定队员携带。但舒适性和效率是近距离战斗中着装的最重要因素。笔直的裤子、闪亮的靴子、和笔挺的制服很难在“三角洲”找到。只要作战队员能够完成任务,才没人关心他是否戴着米老鼠的臂章,或者是戴着从其他地方搞来的臂章。时间是宝贵的,没时间花在这些小事上。在“三角洲”,大男孩法则一直适用。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后来队里又派出了另一名作战队员Ski。他从巴格拉姆的文职工作中被调到了贾拉拉巴德的安全屋里与Shrek一起行动。Ski以前是一名绿贝雷,他戴着羊毛帽子,也是毛发很旺盛的一个队员。他的胡子厚到把脸颊和眼睛下面的覆盖了。当他说话的时候唯一征兆,就是他嘴里的万宝路香烟在上下乱动。

五小时后车队到达了最后一个检查站,关键的一步来了。这时民兵的车在土路上围了上来,“三角洲”的车停了下来,按照计划在稍远的地方观察事态的变化。大概过了十分钟,Ski看到远处亮起了表示安全的红灯,之后车便继续前进了。

“三角洲”早在1979年制定营救在德黑兰被伊朗武装分子俘获的五十三名美国人质的行动方案时,就首次考虑使用“特洛伊木马”的作战方案。在策划鹰爪行动的几个月时间里,有一个方案是藏在卡车后面从土耳其驶过边境,进入伊朗。整个计划最后被丢弃,因为风险太大,而且没有什么灵活性。但这个想法仍然保留了下来。

随着双发引擎的轰鸣声,Stormin’和小队押送着5名光脚和带着头罩的目标前往接送点。当他们坐在地上时,A队队长Crapshoot把Ahmed的面罩拿了起来,盯着他看,然后朝他大喊:“你是UBL!”,Ahmed吓坏了,忙着说:“不不不不!我是Ahmed!”Crapshoot说:“谢谢,只是确认一下而已。”然后又把面罩拉了下来。简单粗暴的方法。

图片 21

Shrek,Ski还有队里的EOD
Nuke留在任务点,和“绿贝雷”一起处理剩下来的事情。他们发现一些武装分子朝Ahmed
家的方向前进,而且还一直用AK在试水,朝队员们开枪。但他们挑的不是时候,队员们叫来了空中盘旋的AC130,在他们搞事前送他们去见了安拉。

图片 22

这时Ski在对讲机中说到:“还有10分钟到达。”Dalton开始收起地图和GPS,然而在和往常一样降下夜视仪的时候,底座因为颠簸的路途,整个掉了下来,他只能用电工胶布把支架固定住凑活着用。

另外Shrek还解决了一个让图像分析师脑壳疼的问题——一个在图片上显得相当奇怪的“纪念碑”。

图片 23

但这种有趣的想法很快就变成了不现实的一件事。这几乎不可能是UBL的墓地,因为这里是游客和信徒都能轻易接近的地方,简直是一个旅游景点。

这是Shrek在无线电中说向导认为Gul
Ahmed可能会慌乱地跑进他的另一间房子里,这也是很正常的事。留守的队员们休整完后朝着山上的目标建筑出发了。

ShrekSki送回了Ahmed住所的照片和确切的坐标,同时情报部门也确认,这和“三角洲”之前基于CIA和绿贝雷情报所怀疑的是同一栋建筑,。有了这些信息,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此时车队已经经过了三个检查站,但任然没有脱离危险,因为据情报称在村庄入口几百米的地方布设了机枪阵地,所以队员们仍在寻找能从它鼻子底下安全溜过去的线路。此时“三角洲”的行动仍然按计划进行着。

每人的头盔都配有ANVIS-9夜视仪,还配有Peltor的降噪耳机。每个作战队员都有自己个性化订制的M4步枪和以及完美定制改装过的1911或者格洛克系列的手枪。一年前刚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三角洲”们穿得极其朴素,一年后都不约而同“花里胡哨”了许多。

行动中的第一次有人受伤是在开始行动之前。在一个午后,队员们挤进一些负责机场接驳的皮卡里前往等候的MC-130那里。当一辆皮卡急转弯时,一大件器材设备因为没固定好,
把一个叫做Rip的队友撞下了车。还好他的背心和头盔保护了他。

Dalton他们脑子里想着UBL会不会就埋葬在这墓地里,而且当地人都知道他们的“传奇”已经成为历史了,并为他建造了这个“纪念碑”。

当“三角洲”靠近目标时,队友们降下了夜视仪,眼前变成了一片原谅色。卡车减速慢慢停下来时,队员们也准备好了武器。这是车的两侧出现了几个阿富汗人的声音,Ski在对讲机中说:“这里好像来了一个指挥官,他们要去请示能不能让我们通过,稍等。”当时队员们在车后大气都不敢出,只看到手电筒的灯光在车的油布上晃来晃去。突然民兵还把车后面的档板放了下来,而且和其他民兵交谈,所有人都在准备应对可能随时变遭的情况。

而Shrek独自一人待在一个陡峭梯田山脊上的临时掩体里。幸运的是,他发现了Ahmed住所的线索。

“我们在3号建筑抓到了他,底层安全,我们需要人帮助清理2层。”

当时是Dalton和Shrek两人在阿富汗的第三次轮值,虽然Dalton给Shrek打了保票——如果情况变糟,他们其他人会立马赶过去,但事实上他们都知道从巴格拉姆乘直升机全速赶过去也需要两个小时。

“三角洲”就像是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怎么样都不舒服,虽然大家尽量不去想车这薄薄一层铁板挡不住射来的子弹,但却不得不去想前车的四个阿富汗民兵是不是脑残,因为他们哪里有坑往哪里开,哪里有石头就往哪里开。

在路上Shrek越来越无聊,他想起了家和他的旧皮卡。那辆车本身看起来就够引人注意了,再加上Shrek的外貌,让它更加引人注意。9.11后所有的军事基地都提升了巡查的力度,开始检查嫌疑的车辆和人员。Shrek基本上一个星期要被叫停接受检查3到5次。但现在,执行着单人任务的他觉得和这辆“公车”比起来,他的皮卡简直就是天堂,而家里的一切感觉就像是在天边一样远。

Gadget向指挥官说到:“Wrangler
0-1,这里是Rascal-1。目标安全,没有伤亡,现在带着目标以及其他四人离开,完毕。”

图片 24

他们提出,在到达目的地的路上有三个已知的检查哨需要解决。前两个比较简单,只有几名民兵和部落的人,给他们过路费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CIA在当地的眼线提到只要保持低调,这两个检查哨不是问题。话虽如此,“三角洲”们仍然会很担心。用内行的话来说,队员们称之为“摩擦点”,所以再小心也不为过。

大多数人在肩上、胸前和头盔上都戴着一块3.5寸的美国国旗章。有些人选择了全彩色国旗,其他的则选择了纽约市消防局或华盛顿特区消防局、大都会警察局的臂章。有的人的臂章甚至都不知道它们代表什么。所有人都戴着呼号章,这是每一个特别行动单位的共同做法,而且也慢慢被许多传统单位所采用。

“这里是1-1,收到。”

车上会搭乘22名全副武装的“三角洲”队员。

阿富汗的史莱克,本拉登的助手,塔利班的带头大哥,男人的舞台,就是这么带感

图片 25

图片 26

但为了使之可行,车上也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没有加厚的底盘来保护队员免受地雷、手榴弹或者是路边炸弹爆炸的袭击,也没有装甲提供360度的保护。因为这样的重型防护会增加卡车的重量,使车子底盘下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个独特而又熟悉的嗡嗡声——负责支援的AC-130炮艇正在队员头上盘旋。炮艇的出现让队员们很开心,但同时也让他们有点担心,因为地上的人都能听到它的动静。炮艇的过早出现增加了地面部队暴露的风险,但同时也可能把Gul
Ahmed吓得屁滚尿流。这时队里的CCT
Jeff让炮艇开出作战区域,一切又回到了一片死寂中。此时9000英尺高空上还有一架“捕食者”无人机,用着红外摄像头监视着地上的动静。

一条破旧的小径一直蜿蜒到山顶上,那里有一座门口朝东以便穆斯林日常祈祷的在建小清真寺。

Gul
Ahmed的家是典型的阿富汗中产阶级的样子,通过夜视仪还能看见院子里的鸡、羊和驴。队员们使用了机械破拆的方法进入建筑,因为使用炸药的话会让这里翻个底朝天。C队选择从正面进入建筑,院里的一头水牛在觉察到危险后朝大门冲了过去,牛角差点把一名队员刺穿。确认完前厅的安全后,队员们继续搜索房子的其他房间。在房子左边的一间房里,队员们看见了在床上躺着的两个人,一名队员踢了一下床,两个人很快震惊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是搞不清状况的男人,另一个是裸体的女人,而那个男人就是Gul
Ahmed。队员们很轻松就制服了他,但他女伴的尖叫声传遍了整栋建筑。在破门后的两分钟时间里,Dalton耳机里传来了行动成功的消息:“1-1,这里是C-1,目标安全(原文用到的是PC
[Precious Cargo])。”

Ahmed家的东边有一片经过数世纪的冬季流水侵蚀岩层。它的大小和倒立起来8辆大牵引车差不多,在卫星图片上看着就像巨型的圆角立方体一样。

当经过检查站时,驾驶室里只有Ski、Shrek还有司机,看到守卫裹着民兵送给他们的毯子,围坐在火堆旁,其中一个还在煮着热茶以抵御这里的寒风。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指挥中心响起来热烈的掌声。他们都付出了很多努力才实现了这一目标。但队员们还远远没有完成任务——直到他们都回到了自己窝里,同时把目标人物移交给有关部门。

图片 27

行动后Dalton一直在想,这一年以来他们仍在寻找UBL的下落,而Ahmed只是这个谜团里的一个线索而已,关于UBL的情报依然少得可怜。

“三角洲”手头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但Shrek希望可以提供让上头批准行动的情报。想行动得到批准,情报就必须准确。当没有任务的时候,队员们就只能待在营地继续看DVD和健身了。

在龟速前进7个小时后,队员十分确信他们的腰以后会留下后遗症。有些人摆弄着他们的武器,因为知道晚上需要登山,大家都在拼命喝水,所以车上瓶装水也快喝完了,同时“尿壶”也在前后来回传。

其实有这个想法也是合乎逻辑的,如果Ahmed为UBL提供了庇护所,一个患病的基地组织领导人伤势过重并且得不到专业的治疗,之后一命呜呼后被抬到了几百米外的“纪念碑”处埋葬了起来,好像也不是不可能。而且通过一年前卫星图片的对比,表明清真寺是在战斗结束的几个月后建造的。

图片 28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当队员们清理出撤离点的一小块区域后,一个嫌疑犯开始反抗。但对他来说不幸的是,负责押送他的是A小队的Body
Crab——一个加入“三角洲”前在游骑兵待了相当久的1米88的大只佬兄贵。他给那名嫌犯来了个“倒插葱”,之后那名嫌犯只能乖乖地听话了。

图片 29

当“三角洲”们到达第一个检查点时,队里的通讯员Gadget调整了一下他的卫星天线,向巴格拉姆基地呼叫到:“Wrangler
0-1,这里是Rascal 0-1,已经过检查点1。”

在机上Dalton对机组人员表达了谢意。到达基地后,队员们都吃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热腾腾的饭菜。而Ahmed
只有一瓶水、一本古兰经和一套新睡衣。

之后MH-47飞行员注意到在谷底中间下方大概200米的地方,有一块在山比其它地方大的露台,转而决定尝试降落,而不是前往备用撤离点。直升机下降大约100米后,用“屁股”在山脊完成了一次教科书般的尾轮着陆,这波完美的操作为撤离节约了20多分钟。

图片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