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称处理剩余物资不利 旧军火流入中国伊朗

  [环球网综合报道]俄罗斯卫星网9月2日援引路透社报道称,伊朗国防部副部长穆罕默德•阿哈吉表示,伊朗将增强自己的导弹能力,还将增加战斗机和潜艇的数量。

  中新网9月16日电
美国政府为重整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备,以及遏制朝鲜和伊朗,正加紧扩大对外军售。

美联社16日发表了一篇长文章,透露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份“调查结果”,称由于美国军方在处理剩余物资时工作不严密,导致大量禁运的军火通过中间商流入了外国,并特别点到了伊朗和中国。这份报道迅速被西方一些网站转载。专家分析称,在中东局势十分微妙的此时披露这样一份调查结果,虽然表面上看是检讨自身的漏洞,但把伊朗和买军火联系在一起,本身就是在激化矛盾。尤其将中国和伊朗放在一起说,更增添了挑拨的意味。

  阿哈吉说,伊朗的导弹能力纯属防御性质,不是西方国家讨论的话题。

  据联合早报网引述《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军售项目广泛,有坦克、直升机、战斗机、导弹,还有遥控飞机和战舰。今年外销的军火和军事配备总值超过320亿美元;2005年,
美国对外军售只有120亿美元。

称中伊买了旧军火

  阿哈吉说:“伊朗国防部新计划包括增加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数量,获得新一代战斗机以及重型远航舰船和载有各种武器的潜水艇。”

  该报道说,美国军售市场不断扩大,除了以中东为主外,还延至北非、亚洲、拉丁美洲、欧洲和加拿大。

美联社的报道称,一位巴基斯坦军火商承认,他将美国导弹部件出口到了伊朗。他通过美国的一个公司,在国防部的剩余物资拍卖会上购得了“支努干”直升机引擎的部件,并转手卖给了伊朗。在另一个案子中,中间商从国防部剩余物资部门购买了一批F-14“雄猫”战斗机的零部件,后被海关拦下退回给国防部,结果这批物资再次被出售给另一个替伊朗进货的中间商。

  阿哈吉还称,外国的制裁不会干扰伊朗的武器发展。

  负责洽谈多宗军火交易的空军国际事务部副部长拉姆金表示美国并非军火贩子,这些交易全是为了建设和平稳定的世界。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行局的官员称,“剩余军用物资的销售搞得就像超级市场,向所有军火商开放。”一家美国军火商还公开夸耀自己是“正宗美国政府剩余物资的最佳来源”。报道称,对于军火出口商来说,从国防部的剩余物资中获得有价值的军事技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联邦政府的调查人员认为,这些事例都说明,国防部对剩余物资安全的管理和控制存在漏洞。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军火供应商,该报道根据国防部的档案记录指出,两年来,伊拉克和美国签订了总值超过30亿美元的军购合约,它也打算向美国购买高达70亿美元的配备;另外在过去3年,华府也同意代阿富汗购买100亿美元的军用配备和武器。

报道中竟然列举了几个与中国有关的老案子。国际金属工业公司据称向美联社承认,2003年在国防部剩余物资拍卖会上购得AIM-7“麻雀式”导弹导航器的零部件,然后将它们卖给了中国政府持有股份的一个公司。这批货在去年6月从新泽西港口出货时被海关拦截下来。

  该报道说,美国在波斯湾地区重新部署武装力量,主要是因为对伊朗怀有戒心。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考虑向美国购买价值160亿美元的导弹防御系统,沙地也在今年表示要购买至少60亿美元的武器,以色列的订购单也在增加。

另外一个扯上中国的案例称,加利福尼亚州一公司于1994年到1999年向中国出口了几百个集装箱的军事零部件。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剩余物资销售过程中购买的。1999年5月美国海关查缴了这批货,发现里面有制导导弹、炸弹、水雷和B-1轰炸机的零部件。

  自朝鲜进行长程导弹试射之后,美国的亚洲盟友从美国进口的武器数量也增加,单是韩国,在今年就签订了价值11亿美元的交易合同。

美国为旧军火外流发愁

美联社称调查人员担心,伊朗越来越轻易地就能买到想买的军火。例如,F-14“雄猫”战斗机的零部件。上世纪70年代,伊朗与美国友好时曾经从美国购买了这种战斗机,后来两国交恶,伊朗一直缺乏这种战机的零部件。最近美国国防部刚刚处理了一批退役“雄猫”战斗机,拆卸下来的成百上千的零部件都被交给了剩余物资管理部门,这些零部件将被公开拍卖。

2005财政年度,国防部公共剩余物资销售收入为5700万美元。美国国会议员称,军方不应该出售或转交敏感的军事设备。如果美军不再需要,则必须完全销毁。一位共和党议员表示,“国防部的下属部门不应该继续向我们的对手、敌人和恐怖分子提供敏感军事设备。”也有军方内部人士认为,人为的错误是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

对华依然防范

针对美国媒体公布的这份调查材料,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倪峰表示,美国经常会单方面地不求证于他国就推出一些报告,这种霸道的做法并不新鲜。但从事实本身看,美国军方军火销售出现漏洞也是正常现象,尤其对于这种级别不高、算不上尖端的武器来说,由于中间商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中间转手过程中,出现漏洞不可避免。而美国政府之所以对此事敏感,而且把中国和伊朗放在一起,表明美国在军事方面仍然采取对华防范为主,其本质还是面对中国国防现代化,尽可能地限制中国的军事发展,延缓军事技术取得进步。

空军某部军事研究员戴旭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当前,伊朗问题非常敏感。在这种特殊时期,美国炒作中国和伊朗非法购买其武器的话题,实际上有很强的战略动机。意在拿军事技术这种很容易让人信服的话题,制造国际舆论,挑拨和牵制中伊关系,防止中国与伊朗走近,一方面孤立伊朗,另一方面也想损坏中国的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