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美军缴获重要电脑

簇拥着现阿富汗政权首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的这12位军人,隶属于美国陆军第5特种作战群Alpha特种分遣队第574小队,这支小队也是阿富汗战争初期阶段中作战功绩极为出色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但我们今天并非要说他们在此之前之后的战斗故事,而是要说一场“乌龙”事故

华盛顿——当10月的寒意沁入激进分子藏身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山脉时,由阿富汗情报突击队和美国特种作战部队组成的一队人马突袭了一座村庄——他们认为那里躲藏着基地组织(Al
Qaeda)的一名领导人。
  那天晚上,美阿联手找到了他们想抓住的阿布·巴拉·科威提(Abu Bara
al-Kuwaiti)。但两国官员表示,他们还有更大的收获:一台笔记本电脑,以及一些文件,其中详细记录了基地组织在边界两侧的行动方案。
  美国军方官员称,这次突袭中查获的情报,其重要性或许可以和海军海豹突击队成员2011年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击毙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之后,在他的计算机和资料库中找到的那些情报媲美。
  阿富汗和美国官员透露,之后这几个月里,在这批珍贵情报的帮助下,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和阿富汗情报突击队开展夜袭活动的次数显著增加了。
  然而,袭击行动的陡增与华盛顿的政策声明之间存在着矛盾。在华盛顿,奥巴马政府宣称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已经基本谢幕。但袭击的增加反映了阿富汗的现实状况:在过去一年里,激战导致该国军队、警察和平民的死亡人数创下了新高。
  谈论此事的两国官员均不愿具名,因为这些行动基本上都属于机密。他们表示,在很多次袭击中,美国部队会直接参与战斗,而不仅仅是担任顾问。
  “我们已经明确表示,反恐行动仍然是我们阿富汗使命的组成部分”,五角大楼发言人、海军少将约翰·柯比(Rear
Adm. John
Kirby)本周四说。“我们也一直明确表示,我们将与阿富汗合作,开展这些行动,以消除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我们的利益面临的威胁。”
  奥巴马政府官员曾表示,美国领导的作战行动在去年12月正式结束之后,将继续执行有限的反恐任务。不过,这些突袭行动似乎在针对大面积的伊斯兰主义武装分子,打击对象同时涵盖了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活动,并未止步于奥巴马政府的官员所说的那种狭义的反恐。
  通常冬季无战事,但美国军方的一名官员表示,这些行动的节奏“在以前的这个季节里不曾有过”。官方不愿提供确切数字,因为此类数据属于机密。阿富汗和美国政府也对夜间突袭激增一事闭口不谈,以免在这两个国家引发政治后果。
  “目前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一名阿富汗的前安全官员表示。此人眼下在给以前的同事提供私下的咨询意见。“对于美国人来说,正式的战争——外界可以看到的那部分——已经结束了。仍在持续的只有秘密战争,而且打得很激烈。”
  美阿两国的官员透露,去年10月那次任务搜集到的情报并不是导致突袭行动激增的唯一因素。在阿富汗和美国的情报分析师研究缴获的笔记本电脑和文件的同时,阿富汗新当选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与美国签署了一项安全协议,放宽了前任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对两国部队的夜袭行动的限制。卡尔扎伊还曾寻求限制美国动用空中力量,即使是为了向阿富汗部队提供空中支援。
  卡尔扎伊对美国公开表示反感,这推动了奥巴马政府下令,以快于美国军方指挥层期望的步伐从阿富汗撤军。虽然这个时间表仍然有效,即大部分美国军队将在2016年年底前撤出,但两国官员称,加尼上任后,双方关系得到改善,因而推动了奥巴马政府授予美军指挥官在军事行动上更大的灵活性。
  对这种新近获得的灵活度,美军指挥层表示欢迎。战斗季节一般从春季持续到秋季。在去年的这个时段里,阿富汗部队在该国一些地区打击塔利班时遭受了重挫。很多西方官员担心,在今年的战斗季节,如果失去了美国领导的盟军提供的空中支援和后勤支持,而阿富汗和美国也不再开展联合夜袭来对叛乱头目施加压力,那么阿富汗人的处境可能就会更加艰难。
  两国官员透露,执行过去几个月的袭击行动的部门包括:阿富汗的主要情报机构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下属的精英突击队,海豹突击队和陆军游骑兵团等美军特种作战单位的混编部队,以及中央情报局(CIA)的准军事人员。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宣称,是他们去年10月在山村结果了科威提的性命,并缴获了那台笔记本电脑。该行动发生在阿富汗东部的纳兹扬地区。那里毗邻巴基斯坦部族地带的开伯尔特区,有很多来自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东和世界其他一些地区的武装分子。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并未提供多少有关那次行动的其他细节,而且拒绝评论之后开展的突袭行动。为这家阿富汗情报机构训练人员、提供装备和资金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也拒绝对此置评。
  关于这批情报信息的性质,科威提本人写的一篇悼词可能在无意中透露了一些线索。三年前,美国的无人机空袭导致另一名基地组织高级行动人员在巴基斯坦丧生,科威提随后为他写了这篇悼词。
  在基地组织杂志《呼罗珊先锋》(Vanguards of
Khorasan)刊登的这篇文章中,科威第称,自己曾是阿提耶·阿布德·拉赫曼(Atiyah
Abd
al-Rahman)的“门徒”和“同志”。据追踪激进分子状况的网站“漫长战争纪事”(The
Long War Journal)描述,拉赫曼生前被称为基地组织的一名主要头目。
  在悼词中,科威提再三指出,他可以翻看拉赫曼的资料,了解很多活动的细节,包括2009年阿富汗东部发生的一起自杀式袭击的详细信息。有七名中情局探员在那次袭击中丧生。
  一名美国前军官表示,据信,科威提接手了拉赫曼在基地组织内部的一些职责;他与该组织领导人艾曼·扎瓦赫里(Ayman
al-Zawahri)关系密切;而且“那台电脑中的行动规划可能有很多都是他的手笔。”(作者MATTHEW
ROSENBERG, ERIC SCHMITT 2015年02月13日。翻译:土土)

图片 1
  资料图:2011年7月14日,阿富汗巴格拉姆,一架美国飞机载着从阿富汗撤回的美国士兵起飞离开阿富汗。

图片 2

  驻阿美军本月14日正式拉开从阿富汗撤军的序幕以来,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一度相对稳定的安全格局迅速被打破。塔利班在阿富汗接连成功刺杀政府要员,巴基斯坦的多个目标连遭致命袭击,就连2008年以来安全局势相对乐观的印度也又开始遭到连环爆炸的袭击。

簇拥着现阿富汗政权首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的这12位军人,隶属于美国陆军第5特种作战群Alpha特种分遣队第574小队,这支小队也是阿富汗战争初期阶段中作战功绩极为出色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但我们今天并非要说他们在此之前之后的战斗故事,而是要说一场“乌龙”事故。

  国际观察家担心,不论美国从阿富汗是真撤军,还是假离去,都正在诱发南亚3国新一轮的恐怖袭击潮。

这张照片摄制于2001年12月5日,ODA574小队奉命保护当时还是部族首领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前往喀布尔,走马上任成为阿富汗新政权的首位总统。

  阿富汗政要接连遇刺

但是,恰恰是12月5日拍摄留影完我们上文看到的这张照片后数分钟,厄运却如期到来……

  17日晚,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的部族事务顾问贾恩·穆罕默德汗在自己寓所内遭杀害。当晚在他家中做客的国会议员穆罕默德·哈希姆·瓦坦瓦勒一同遇难。

此次护送行动其实也是对于新政府成立之前的一次政治宣传,自阿富汗战争打响之后,前线碾压塔利班政权的进展日渐顺利,而卡尔扎伊也在陆军特种部队的保护下,得意洋洋地视察起了第一线。由于卡尔扎伊本身也是部族武装首领,除了这支12人制的陆军特种分遣队外,另有800余普什图部族随其同行。

  据阿富汗内政部透露,两名身穿自杀背心、手持武器的男子17日晚敲开距阿富汗议会大厦不远的贾恩·穆罕默德汗的家门,推倒前来开门的助手后即直扑主屋,向毫无防备的总统顾问和议员开枪扫射,致其当场毙命。

图片 3

  闻讯赶到的安全部队击毙了其中一名枪手。另一名枪手顽抗到18日凌晨3时才被击毙。

·ODA574队员在事故前的行动照片

  卡尔扎伊的发言人瓦希德·奥巴尔18日说,贾恩·穆罕默德汗于2002年至2006年担任阿富汗南部乌鲁兹甘省省长,“是阿富汗政府在南部地区最重要的伙伴、反塔利班的坚定帮手,也是阿富汗南部地区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许多部族间的争持离开他就无法调解。”
今年6月,他调停了乌鲁兹甘省哈扎拉人与普什普族之间的冲突。

2001年12月5日,卡尔扎伊随众人已经顺利抵达到了通往首府坎大哈前最后的关口——赛迪奥姆克莱大桥。但此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已同部族武装民兵在此与塔利班武装交火近两日,当卡尔扎伊到来时,据守此处的敌人尚未彻底消灭。

  奥马尔说:“由于备受各方的尊重,他也成了塔利班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能是想向阿富汗新领袖展示美军清剿塔利班武装的实力,ODA574小队开始呼叫B52型轰炸机的空中火力,并利用手持GPS设备为其引导,对赛迪奥姆克莱大桥周边实施精确空袭。

  奥马尔承认,贾恩·穆罕默德汗的遇刺,是卡尔扎伊总统的“重大损失”。

就是这一次呼叫,直接让一枚2000磅的JDAM炸弹砸在了ODA574小队的头上,三名负责引导空袭的陆军特种部队人员当场命赴黄泉,20多名部族武装民兵也被炸死,一旁观战的卡尔扎伊也因此受了伤。

  这是不到一周时间里卡尔扎伊总统再次遭受重大打击——他的弟弟艾哈迈德·瓦里·卡尔扎伊刚刚在坎大哈被自己的身边亲信刺杀。

图片 4

  阿富汗塔利班积极表态

此次事故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负责引导JDAM的几名陆军特种部队人员自己,当然也要怪他们手里的那台定位设备。

  此前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幕后主使往往长时间沉默不语。但这次不同了。最新一轮恐怖袭击发生后,阿富汗塔利班大多迅速公开声称系其所为。

ODA574小队引导JDAM时,使用的是罗克韦尔公司设计生产的高精度轻量化GPS接收器,军方代号AN/PSN-11型。这款GPS接收器设计并量产与90年代,短短十年间便生产了165000台,特种作战人员可借助这款GPS接收器为己方航空兵进行攻击引导。

  贾恩·穆罕默德汗遇刺后仅两小时,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朱卜拉·马吉德立即宣布对此事件负责,并称:“之所以刺杀他,是因为他协助驻阿联军对阿富汗人实施夜袭。”

ODA574小队的引导人员在操作使用的同时犯了一个非常大的毛病,就是在引导JDAM打击的同时,因为突然发现AN/PSN-11电量不足,临场替换了电池,而此刻B52型轰炸机已经在接到先前定位目标时投掷出了JDAM。当引导人员更换完电池后立即开机,重启后系统复位显示为GPS使用者自己的位置,方才导致JDAM接到了新的坐标位置而酿成惨祸。

  此前,对于卡尔扎伊弟弟遇刺事件,阿富汗塔利班也同样迅速作了同样表态。

相同的违规操作其实在此之前也出现过,但因为未出现重大人员伤亡,才未使美军特种作战单位引以为戒。

  有分析师认为,瓦利·卡扎尔伊与穆罕默德汗同为总统核心圈人物,均为中央政权与地区政府乃至部族之间的关键协调人,或称“滤波器”。塔利班瞄准他们下手,可能意图挑起部族间矛盾甚至地方反抗。

图片 5

  巴基斯坦塔利班枪决16名警察

·镇压恰拉疆监狱暴动时的英国特别舟艇团人员

  本周以来,阿富汗的南邻巴基斯坦也大不平静。

在ODA574小队事故之前的11月25日,关押在阿富汗恰拉疆监狱的塔利班武装囚犯暴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英国特别舟艇团联合派遣小队前去镇压,在引导己方航空兵对监狱外墙实施空袭的时候,碰到了和后来ODA574小队相同的问题,由于同样的操作,JDAM炸弹也被投在了自己人的头上。

  17日,疑似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武装分子袭击了一支向驻阿富汗北约部队运送补给的车队,造成3死14伤。

2001年12月5日,ODA574小队由于JDAM的误击,几乎所有队员均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无法继续行动。美国特种作战单位也在第一时间内,调动了临近正在执行任务的两支小队负责立即前去接替,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Bravo特种分遣队第570小队和Alpha特种分遣队第524小队,以及另一支陆军三角洲部队小队负责接应受伤亡的ODA574小队成员撤往后方。

  18日,巴基斯坦塔利班又公布了一段集体枪决警察的录像。据画面显示,16名巴基斯坦警察被俘后被带到西北边境地区的一处山脚下,自称巴基斯坦塔利班的蒙面男子在历数警察“屠杀6名儿童等罪行”后,突然开枪扫射,16名警察当场毙命。

此次事故最终也被定性为“违规操作”。而AN/PSN-11型高精度轻量化GPS接收器也在此事故之后陆续被更新式的Garmin®替换,美国海军陆战队方面也使用AN/PSN-11型至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初期。

  巴基斯坦塔利班18日称:“这就是我们干的!是为被军队和警察故意杀掉的平民报仇。”

  巴基斯坦军方发言人阿巴斯18日证实,遇害的16名警察是今年6月在西北边境地区被塔利班武装俘虏的,军方已收到他们被枪决的消息。

  美国力劝印度冷却印巴紧张

  2008年以来安全局势相对乐观的印度,13日也遭孟买连环爆炸的袭击,令印度安全局势骤然趋紧。分析人士担心这起袭击事件很可能会导致印巴之间新的紧张局势。

  据《印度时报》18日报道,这一爆炸案传出新进展,安全部门已绘出了一名嫌疑犯的模拟画像。14日以来,印度安全部门在多个地方拘留、调查了数十名嫌疑人员,特别是“印度圣战者”组织的成员。

  尽管印度政府仍未公布孟买“7·13”恐怖袭击案的幕后黑手,但有反恐部门官员称,就算此案的原凶是“土生土长”的“印度圣战者”,他与巴基斯坦甚至阿富汗的塔利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将使印巴关系再度吃紧。

  美国官员和政治分析家们预计,19日将出席第2轮美印战略对话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很可能将借机全力劝说印度不要升级印巴两国的紧张气氛。

  美国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卡尔·印德福斯18日指出:“在美军开始撤离阿富汗、美国与巴基斯坦关系日趋紧张之际,如果印度-巴基斯坦关系趋于恶化,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极端势力就可能找到合纵连横的机会。而一旦他们实现联合,那么我们的麻烦就大了。因此,希拉里·克林顿此行意义与责任重大,希望能在两国之间建立起某种信任的关系。不过,这并不容易,因为就连美国都怀疑巴基斯坦的反恐诚意。”

  塔利班争夺美军走后的真空

  南亚3国本月以来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恰与美国和北约其他成员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在时机上相吻合。国际问题观察家们担心,这很可能是恐怖势力意图填补美军撤走后的“真空”。

  联合国日前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今年头6个月,死于各类暴力事件的阿富汗平民近1500人,是阿富汗战争打响以来最多的半年,而且今年上半年遭袭身亡的各级官员和政客也达到创纪录的191人。

  阿富汗总统顾问18日遇刺当天,北约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司令官在喀布尔举行交接仪式。新任美国驻阿富汗部队最高指挥官约翰·艾伦从戴维·彼得雷乌斯手中接过北约驻阿部队的指挥权。

  尽管阿伦将军的核心责任被外界认为是从作战转为“撤军”,但他18日却强调说:“撤军以及移交防务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削弱作战力度。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与塔利班和‘基地’武装分子作战。”

  18日,驻阿联军还举行了防务移交仪式。巴米扬省和潘杰西省的防务从联军移交到阿富汗国防军的手里。但令巴米扬省警察厅长非常担心的是,驻扎在当地的阿富汗国民军和警察根本没有能力担负起防卫任务,一旦与塔利班武装交火,还得依赖驻阿联军的支持与帮助。

  国际社会还担心的是,就算美军和北约军队并不真正撤离阿富汗,可哪怕是象征性的撤军,也会给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一个精神上的振奋与鼓励。

  “只要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一个月内重建塔利班政权”

  塔利班高层已扬言:“只要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我们会在一个月内控制阿富汗全境,重新建立新的塔利班政权。”

  目前,塔利班已在阿富汗全国33个省中的31个建立起“影子政府”。一旦撤军开始,他们必将“乘胜追击”。

  卡尔扎伊总统的助手也承认:“美国突然宣布撤军,只会给塔利班留出更多的活动空间。其留下的真空可能还来不及等我们填补,就被塔利班占上了。”

  驻阿美军收缩规模之后,美国也会相应地调整与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降低巴基斯坦的战略伙伴地位,并加强与印度的战略合作关系。

  这种做法显然将打破“9·11”反恐战争以来南亚地区的相对战略平衡,使战略优势向印度一边倾斜。

  有分析称,这种倾斜将令巴基斯坦国内的极端激进势力找到更好、更广的土壤,从而影响巴基斯坦的稳定,进而波及南亚地区的稳定。(陈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