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准总统:驾摩托艇到南沙宣示主权是逗选民的

(原标题:杜特尔特:驾驶摩托艇到南沙宣示主权只是和选民嬉戏)

图片 1
杜特尔特

图片 2
资料图:菲律宾准总统杜特尔特

图片 35月16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右)在达沃市会见菲律宾当选总统杜特尔特(左)。

  日本共同社16日报道说,杜特尔特当天除了会见中国的赵大使外,也会见了日本驻菲律宾大使石川秀。《读卖新闻》说,杜特尔特当选后就表明了将努力改善和中国关系的意向,并探讨直接对话的可能。他在16日把上述方针当面告诉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15日他在会见记者时强调在南海所有权问题上不会让步,中国应该尊重菲律宾的排他经济水域,但强调,“如果中国想要共同开发,那是可以的,我相信会共有”,报道评论称,“他谈及了搁置领土争议的可能性”。读卖电视台称,杜特尔特表达了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意向。

  菲律宾当选总统杜特尔特向中国伸出橄榄枝?16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成为他当选后首批正式会见的三位外国大使中的一位。杜特尔特在会前表达了与中国直接对话解决领土争端的意愿,赵大使则在会后对媒体表示“双方进行了非常好的对话”。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对《环球时报》说,“杜特尔特优先接见中国大使可以说是善意的举动,这绝不是他头脑发热,他有他的民意,东盟也会为他鼓掌。”杜特尔特此前曾扬言要亲自乘坐摩托艇前往黄岩岛,“域外国家”日本媒体“谨慎乐观”预期,杜特尔特对华关系的“不可预期性”也可能成为中菲关系改善的机会。

日本共同社16日报道说,杜特尔特当天除了会见中国的赵大使外,也会见了日本驻菲律宾大使石川秀。《读卖新闻》说,杜特尔特当选后就表明了将努力改善和中国关系的意向,并探讨直接对话的可能。他在16日把上述方针当面告诉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15日他在会见记者时强调在南海所有权问题上不会让步,中国应该尊重菲律宾的排他经济水域,但强调,“如果中国想要共同开发,那是可以的,我相信会共有”,报道评论称,“他谈及了搁置领土争议的可能性”。读卖电视台称,杜特尔特表达了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意向。

  “杜特尔特赢得选举后第一次公开亮相就谈到了对外关系,这是对目前中菲关系偏离主航道的一种归位,准确、清晰地表达了菲律宾主流民意的呼声。”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说。

  “双方进行了非常好的对话”

“杜特尔特赢得选举后第一次公开亮相就谈到了对外关系,这是对目前中菲关系偏离主航道的一种归位,准确、清晰地表达了菲律宾主流民意的呼声。”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说。

  朱振明认为,杜特尔特很明白要跟阿基诺划清界限,就必须恢复跟中国的关系。“跟中国改善关系对菲律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在意料之中,改善中菲关系是不管哪个总统上台都必须要做的。”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16日晚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当天下午,赵鉴华在达沃市与杜特尔特会晤,双方就中菲关系的发展进行了亲切友好深入的交谈。赵大使对杜特尔特赢得菲总统选举表示热烈祝贺,强调中国是菲律宾的好邻居、好伙伴、好亲戚,期待同新政府妥善处理分歧,推进互利合作。杜特尔特表示,感谢大使先生专程致贺,愿致力于改善和发展中菲关系,加强互利合作,造福两国人民。

朱振明认为,杜特尔特很明白要跟阿基诺划清界限,就必须恢复跟中国的关系。“跟中国改善关系对菲律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在意料之中,改善中菲关系是不管哪个总统上台都必须要做的。”

  “尽管杜特尔特声称如果与中国的谈判没有进展,他会亲自乘坐摩托艇前往与中国争议的岛屿。然而现在没有类似的话语了。多亏没有了”,“德国之声”称,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杜特尔特不想等到6月底宣誓就职的那一刻。他如今要与中国就领土争端问题进行交涉,但同时不失去中国这个贸易伙伴、投资人。“对于他的民众而言,实际的富裕比南海潜在的安全问题更重要。另一方面,这当然不意味着,杜特尔特会毫无异议地接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张。”

  “中国期待与杜特尔特政府合作”,据菲律宾GMA新闻网报道,中国驻菲大使赵鉴华在与杜特尔特会谈后表示,“双方进行了非常好的对话。中方期望与杜特尔特及其执政团队合作,加强双边关系”。在被问及会谈中是否涉及“西菲律宾海”(南海)时,赵鉴华只是微笑,拒绝进行评论。

“尽管杜特尔特声称如果与中国的谈判没有进展,他会亲自乘坐摩托艇前往与中国争议的岛屿。然而现在没有类似的话语了。多亏没有了”,“德国之声”称,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杜特尔特不想等到6月底宣誓就职的那一刻。他如今要与中国就领土争端问题进行交涉,但同时不失去中国这个贸易伙伴、投资人。“对于他的民众而言,实际的富裕比南海潜在的安全问题更重要。另一方面,这当然不意味着,杜特尔特会毫无异议地接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张。”

  菲律宾Rappler网站15日称,杜特尔特是一个十分务实的政治人物,他洞悉地缘政治现实。声称驾驶摩托艇到南沙宣示主权只是和选民嬉戏,实际上他的言论中前后一致的表态是:愿与北京进行直接对话,制订争议海域的联合开发计划,避免战争。可以预期,杜特尔特将采取前总统阿罗约那样的战略——平衡中美,不选边站。“实际上,他有意让阿罗约时期的官员进入其内阁,这意味着,杜特尔特很可能会放弃阿基诺的抗衡中国战略。”

  据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赵大使16日专程坐飞机前往棉兰老岛赴杜特尔特之约,从马尼拉直飞达沃大约需要2小时。

菲律宾Rappler网站15日称,杜特尔特是一个十分务实的政治人物,他洞悉地缘政治现实。声称驾驶摩托艇到南沙宣示主权只是和选民嬉戏,实际上他的言论中前后一致的表态是:愿与北京进行直接对话,制订争议海域的联合开发计划,避免战争。可以预期,杜特尔特将采取前总统阿罗约那样的战略——平衡中美,不选边站。“实际上,他有意让阿罗约时期的官员进入其内阁,这意味着,杜特尔特很可能会放弃阿基诺的抗衡中国战略。”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4日称,杜特尔特是南海问题中的“新不确定因素”。考虑到菲律宾2017年是东盟轮值主席国,杜特尔特的立场对不断发酵的南海危机有实质影响,“南海危机似乎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目前尚不清楚这次会面是如何促成的,但显然此前的工作一直在秘密进行,直到16日早晨,菲律宾《马尼拉公报》、法新社等几家媒体突然爆料称,杜特尔特15日夜间在达沃宣布,中国驻马尼拉大使赵鉴华将是他16日要在自己家乡会见的三国大使之一,另两位是日本大使和以色列大使。法新社称,这是杜特尔特自从在5月9日菲律宾大选中获胜以来第一批会见的大使,也是他自当选后第一次正式的公开活动。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4日称,杜特尔特是南海问题中的“新不确定因素”。考虑到菲律宾2017年是东盟轮值主席国,杜特尔特的立场对不断发酵的南海危机有实质影响,“南海危机似乎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香港《南华早报》分析说,尽管杜特尔特在外交问题上善变,并且没有经验,因此难以捉摸,但他似乎比阿基诺身段更软,希望同中国对话,至少希望“冻结”争议。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在对华关系上,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无疑具有非常大的不可预期性,“但这种不可预期性也可能成为中菲关系改善的机会,如果乐观一点说的话”。

  据《马尼拉公报》16日报道,在回答是否要跟中国维持比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治下更密切的关系时,杜特尔特说:“良好的关系绝不会变质。我宁愿跟所有国家保持友好。”杜特尔特说,他将继续在多国论坛会议上提出南海主权声索争议问题,但如果此类磋谈失败,他会与中国直接对话,“如果相关磋谈陷入死水,没有风可借势推展,我可能就会跟中国进行双边对话”。

香港《南华早报》分析说,尽管杜特尔特在外交问题上善变,并且没有经验,因此难以捉摸,但他似乎比阿基诺身段更软,希望同中国对话,至少希望“冻结”争议。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在对华关系上,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无疑具有非常大的不可预期性,“但这种不可预期性也可能成为中菲关系改善的机会,如果乐观一点说的话”。

  推荐阅读:局势紧张,中国面临四大关口,6月会爆发!详情查看《大国那些事儿》,搜索微信号:dgnxs001

  据法新社报道,杜特尔特说,目前还没有跟美国大使见面的计划。《马尼拉公报》16日称,自从美国中情局将一名涉嫌参与2002年达沃市一宗爆炸案的美国籍嫌犯带回美国后,杜特尔特开始对美国感到失望,他认为美国的举动是对他的一种侮辱。自此之后,杜特尔特拒绝在达沃市会见美国外交官,此外,他还拒绝美军使用旧达沃国际机场。

 

  “可能放弃抗衡中国战略”

  日本共同社16日报道说,杜特尔特当天除了会见中国的赵大使外,也会见了日本驻菲律宾大使石川秀。《读卖新闻》说,杜特尔特当选后就表明了将努力改善和中国关系的意向,并探讨直接对话的可能。他在16日把上述方针当面告诉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15日他在会见记者时强调在南海所有权问题上不会让步,中国应该尊重菲律宾的排他经济水域,但强调,“如果中国想要共同开发,那是可以的,我相信会共有”,报道评论称,“他谈及了搁置领土争议的可能性”。读卖电视台称,杜特尔特表达了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意向。

  “杜特尔特赢得选举后第一次公开亮相就谈到了对外关系,这是对目前中菲关系偏离主航道的一种归位,准确、清晰地表达了菲律宾主流民意的呼声。”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说。

  朱振明认为,杜特尔特很明白要跟阿基诺划清界限,就必须恢复跟中国的关系。“跟中国改善关系对菲律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在意料之中,改善中菲关系是不管哪个总统上台都必须要做的。”

  “尽管杜特尔特声称如果与中国的谈判没有进展,他会亲自乘坐摩托艇前往与中国争议的岛屿。然而现在没有类似的话语了。多亏没有了”,“德国之声”称,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杜特尔特不想等到6月底宣誓就职的那一刻。他如今要与中国就领土争端问题进行交涉,但同时不失去中国这个贸易伙伴、投资人。“对于他的民众而言,实际的富裕比南海潜在的安全问题更重要。另一方面,这当然不意味着,杜特尔特会毫无异议地接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主张。”

  菲律宾Rappler网站15日称,杜特尔特是一个十分务实的政治人物,他洞悉地缘政治现实。声称驾驶摩托艇到南沙宣示主权只是和选民嬉戏,实际上他的言论中前后一致的表态是:愿与北京进行直接对话,制订争议海域的联合开发计划,避免战争。可以预期,杜特尔特将采取前总统阿罗约那样的战略——平衡中美,不选边站。“实际上,他有意让阿罗约时期的官员进入其内阁,这意味着,杜特尔特很可能会放弃阿基诺的抗衡中国战略。”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4日称,杜特尔特是南海问题中的“新不确定因素”。考虑到菲律宾2017年是东盟轮值主席国,杜特尔特的立场对不断发酵的南海危机有实质影响,“南海危机似乎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香港《南华早报》分析说,尽管杜特尔特在外交问题上善变,并且没有经验,因此难以捉摸,但他似乎比阿基诺身段更软,希望同中国对话,至少希望“冻结”争议。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在对华关系上,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无疑具有非常大的不可预期性,“但这种不可预期性也可能成为中菲关系改善的机会,如果乐观一点说的话”。

  新的博弈开始了

  这些天国际上都注意到,随着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即将作出裁决,中国方面加大了反对声音。《华盛顿邮报》15日刊登中国驻美使馆发言人朱海泉的“读者来信”。信中朱海泉重申美国不是南海声索国,不应该成为该地区“危险的礁石”。英国广播公司15日报道说,中国官方媒体刊登“九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文章,中国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肖建国斥责仲裁庭“实际上已沦为菲方的代理人”,“对于这幢违法建筑,应予拆除,有关仲裁庭应予撤销。”

  《南华早报》称,即使仲裁完全对菲律宾有利,马尼拉也得和中国重新进行谈判,只不过多了个筹码而已。

  日本《读卖新闻》近日发表社论称,阿基诺三世政府深化了与美国和日本的合作,并直面中国,“杜特尔特不能忘了,继续与日本和美国以及其他相关国家合作,是地区稳定的关键”。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葛莱仪16日对菲律宾《星报》表示,杜特尔特将会发现,处理对华和对美关系是个大挑战,在两者之间搞平衡很难。

  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对菲外交上不能忽视美日因素,这是一个博弈过程。毕竟美国和日本在菲律宾经营多年。目前,中国不是菲最大贸易伙伴,而是排在美国、日本后的第三大,这是东南亚国家中不多见的。

  推荐阅读:局势紧张,中国面临四大关口,6月会爆发!详情查看《大国那些事儿》,搜索微信号:dgnxs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