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式120毫米中迫击炮

图片 1

图片 2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的军事实力总体上远不如日本,尤其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不要说迫击炮、山炮,就连子弹都十分匮乏,武器弹药主要靠缴获日军、伪军和自己的兵工厂制造。

  • 名称:二式120毫米中迫击炮
  • 口径:中口径炮
  • 名称:94式90毫米轻迫击炮
  • 口径:中口径炮

而正面战场上的国军由于派系林立,自然各个部队的武器数量、质量也参差不齐。但一般说法是,中央军装备好、数量多。前期清一色德械武器,是当时中国军队中最好的。

技术数据

  • 口径:120毫米
  • 炮管长度:1,535毫米
  • 最大射程:4,200米

二式120毫米中迫击炮日本图片 3

  属于战场支援火炮,装备日军迫击炮联队,独立迫击炮联队,本土沿岸设置师团迫击联队,这种迫击炮射程与威力都令其满意。

技术数据

  • 口径:90.5毫米
  • 总重:159千克
  • 全长:1,270毫米
  • 最大射程:3,800米
  • 炮口初速:227米/秒

那么,中央军武器装备能胜过日军吗?中国军队的军事实力与日军到底相差多大呢?

使用情况

战争末期日军疯狂的生产这种迫击炮,用来代替山炮野炮武装新增设的沿岸设置师团。

弹药参数

  • 型号:化学弹

94式90毫米轻迫击炮日本图片 3

  步兵轻型支援火炮,装备日军野战师团步兵联队,每个联队4-6门,用来对付机枪阵地与战壕,并配合联队山炮或野炮进行战场压制。

极度缺少重武器和炮弹的中国军队

使用情况

日军在每个战区设野战化学试验部,指导学化战.如1937年在华北和华中两个主要作战方向上,分别设立第1,第2野战化学试验部,并建立了野战毒气厂,野战毒气分厂和野战毒气支厂组成3级独立补给系统。

军属野战毒气队:1000人.包括:迫击炮大队(94式90毫米迫击炮36门,毒剂弹4230发,榴弹1080发);毒气中队(94式布雷车12辆,毒液装载车12辆,94式消毒车12辆运输车9辆)。

早在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就开始扩充军备、整编部队。据统计,归中央管辖的兵工厂,库存有1000万发子弹、正在制造的有2000万发子弹、向国外订购的有3000万发,合计6000万发子弹,可供10个4团制的师一个月三分之二的用量,而各部队自身所存的弹药仅够一个半月。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兵工署统计,仅有子弹5亿发、长江北岸各地库存山野炮弹卜福式山炮弹12万枚、克式野战炮炮弹10万枚,合计21万枚,仅够20个师三个月的用量。

武器方面,国民政府虽然采购了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武器,但在重武器方面十分匮乏。比如号称精锐的德械师,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有清一色的德械装备。

图片 5
▲抗战初期的中国军队“德式师”

抗战全面爆发前,装备少量德式武器的20个调整师,比如第36师、第87师、第88师,全师步枪采用中正式步枪,机枪是自己仿造的捷克式、马克沁重机枪(仿造的叫“二十四式”)。团、营级采用的迫击炮则是仿造法国布朗德的81毫米迫击炮,也就是二十式82毫米迫击炮,其中有极个别团有哈衣哈75毫米步兵炮。

师直属炮兵第87师、第88师采用日造大正六年式75毫米山炮(41式),每个营12门,第36师采用38式野战炮和六年式山炮。战车防御炮只有第87师、第88师各分到1个连6门,第36师则没有。

目前笔者能用档案查到有部分德械的野战部队只有教导总队,该部队第1、3、5团每个团有一个平射炮连(47毫米平射炮4/6门),一个步兵炮连(德制75毫米步兵炮4/6门),并有4门德制37毫米高射炮,直属炮兵营是德国克虏伯军火工业的子公司,瑞典卜福斯厂制造生产的卜福斯M1930型75毫米山炮,共计12门。

当然国军也装备过如德制三二倍十五榴(sFH18)这种高大上的武器,这种榴弹炮在30年代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重型火炮,国军采购得还是高倍径的限量的订制版。奈何中国工业基础薄弱,零部件和炮弹都无法自产,更别提仿制了,这让这些武器的效用打了折扣。

图片 6

▲好炮难为难为无米之炊

但这种装备与日军相较还是差距巨大,炮弹远远不如日军充足,同时极度缺乏重炮。据保存在台湾的一份军械司的火炮统计表记载,当时中央直属炮兵旅、团共有如下火炮:

图片 7

其中克式山炮型号十分陈旧,最远射程只有4300米,远不如日军的41式山炮和94式山炮。38式75毫米野战炮是战前从日本军火商处购买而来,但此时的日军常设师团、3个单位制师团都使用改造38式野战炮,射程远远大于38式。

图片 8

▲中国军队购买的卜福斯M1930型75毫米山炮

实力雄厚的日军

相比之下,日军每个师团都有一个野战炮兵联队,其中常设师团炮兵联队是36门75毫米野战炮和12门105毫米榴弹炮,特设师团是36门75毫米野战炮/山炮,3单位师团是24门75毫米野战炮和12门105毫米榴弹炮。其中由中国驻屯军改编的第27师团,山炮兵第27联队第2大队管辖新式6/8门96式150毫米榴弹炮,并参加过华北作战、武汉会战等战役。

而日军在华的军直属炮兵(不含关东军)截止到1937年12月底,光野战重炮兵联队就有11个、独立野战重炮兵联队2个、独立攻城重炮兵大队2个。

图片 9

中国军队算上炮兵第8团、第17团和其余地方部队的150毫米榴弹炮,加上炮兵第10团的德制150毫米榴弹炮,共计69门,数量上远远不如日军。而在炮弹数量方面,日军更是远远多于中国军队。

图片 10
▲上海战场日军4连式150毫米榴弹炮阵地

中国炮兵第10团每门大炮只有不到200枚炮弹,打完就没有了,需要进口补充。而日军第10军登陆杭州作战时,直属的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48门150毫米榴弹炮就有2万枚炮弹。加上日军还有射程15公里的105毫米加农炮和射程18公里的150毫米加农炮,并有绝对的制空权。

同时国军重炮少,十分宝贵,对日军炮击基本属于打游击,无法有效压制日军火力,就是把炮团拆开来,每个集团军、军都临时配属一个连或一个排对日军进行炮击,而且每进攻一轮就要换一个炮兵阵地,防止日军炮兵反击和航空兵轰炸。

而日军重炮种类多、数量多,而且炮弹充足,在观测器材、水平上都高于中国军队,更有绝对的空中优势。日军每次重点进攻一个地方,都会加强炮兵力量,例如淞沪会战大场镇战役、台儿庄战役、南昌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桂林保卫战等。

无法抗衡的火力优势

1938年,中国虽然得到苏联几批军火援助(包括160门76.2毫米野战炮、80门115毫米榴弹炮),但随着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的作战消耗,这批军火尤其是山野炮消耗惊人,炮弹更是所剩不多。

到了1939年,在炮兵力量的对抗上,中国军队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很多军、师已经没有山炮或者野战炮,都是清一色的82毫米迫击炮。而有山炮的军、师数量也不多,炮弹更是极度缺乏。

例如南昌会战,日军为了突破中国军队在修水沿线的第19集团军,特意加强了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的炮兵力量。

图片 11

算上第101师团、第106师团自身的野战炮兵联队,日军进攻修水沿线的共有194门/198门75毫米口径以上大炮,并装备了整整10个基数的炮弹(山野炮每门火炮1个基数300枚、榴弹炮100枚、加农炮70枚)。

而防守修水沿岸的国军第19集团军共计13个步兵师10万多人,共有迫击炮227门、平射炮13门、75毫米山野炮21门。由此可见,日军拥有75毫米口径以上大炮194门,而国军只有21门,并且没有105毫米重炮,这足以反映中国军队与日军火力上的绝对差距。

到了1940年,中国军队7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越来越少,同时炮弹的存量已经见底。比如1941年的上高会战、1943年的鄂西会战。

按照中国台湾史政编译局编著的《抗日战史》(101卷)的记载,在这两场会战中,中国军队75毫米以上山野榴弹炮的炮弹消耗加起来才一千多枚。这与日军每个师团两三天就能消耗千枚75毫米以上口径山野榴炮弹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片 12
▲日军89式150毫米重型加农炮

湘西会战中国军队仅有10来门美式山炮

到了1945年4月的湘西会战,按理说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已经收复滇西失地,打通了滇缅公路、中印公路,应该有大批美式装备源源不断地运送过来,更何况参加湘西会战的几个军更是蒋介石嫡系军中的嫡系。

但由于之前美式山野榴炮运到国内的比较少,而且绝大部分都在反攻滇西的部队里,因此湘西会战的第4方面军只有为数不多的美械武器。

整个第4方面军只有第73军消耗了美式75毫米山榴炮,而炮弹数量相较之前的会战,确实有所上升。号称抗战铁军的第74军仅消耗了苏76.2毫米山炮弹,1个月仅仅打了1471枚,和日军比确实少之又少,但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已经很多了。另两支嫡系部队第18军、第100军几乎没有山野榴炮,可见到了1945年时,中国军队火力上仍处于劣势。

从1937年、1939年、1941年、1945年这几个时间段来看,国军火力上除了反攻滇西和驻印军反攻缅北外,其余战场上的军队从没有超越日军,一直属于绝对劣势。尤其到了1945年,第18军、第74军这样的国军王牌部队,火力上仍然十分薄弱。

可见抗日战争,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中国军队都打得十分艰苦。尤其是正面战场的那些被误认为火力比日军强的军、师,其火力也远远不如日军。

-本文授权转载自冷热军事史-

-作者简介-

作者:冷热军事史 ID:militaryhistory
简介:金戈铁马、炮声隆隆,权力角逐、文明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