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媒体:中国和俄罗斯近乎成谋算魇 两个国家可重塑世界秩序

  【环球军事/航空报道】据西班牙《起义报》2014年12月30日报道,2014年结束了,这一年世界地缘政治发生了重要变化,以美国、英国和北约为代表的大西洋集团和“金砖国家”为代表的大陆集团激烈碰撞,主要体现在一些热点地区发生的各种强度的战争当中。

摘要:
另一个在地缘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就是东欧地区。在这里,美国及其北约主要伙伴们正试图遏制俄罗斯,从而间接打击中国。冲突爆发一年后仍没有结束的意思。普京和奥巴马。(资料图)  据西班牙《起义报》报道,2014年已经结束了,这一年世界地缘政治发生了重要变化,以美国、英国和北约为代表的大西洋集团和“金砖国家”为代表的大陆集团激烈碰撞,主要体现在一些热点地区发生的各种强度的战争当中。  文章称,这一碰撞仍在持续,而且将会带来政治经济格局的剧烈变动,正在形成的世界新秩序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玩家”,它们其实是一些重新振作起来的旧地缘政治角色:如中国、俄罗斯、德国等。  文章称,透过被西方媒体和它们的智库发表的报告所掩盖和扭曲的现象本身,事实证明全球的经济重心正在转向亚太地区。中国义乌的火车开到了马德里,这意味着一系列巨变的开始,它代表着全新的大陆主义地缘政治,通过一条铁路线将广袤大陆上的小商家和大市场连接在一起。这是正在起步的欧亚一体化的生动例证,是中国“新丝绸之路”的第一块基石。中国打造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无疑将作为世界贸易的重大事件被载入史册。除此之外,还有中国与俄罗斯之间达成的30年天然气供给协议,这将有助于在中期内驱散欧洲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措施所造成的后果。  另一个在地缘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就是东欧地区。在这里,美国及其北约主要伙伴们正试图遏制俄罗斯,从而间接打击中国。冲突爆发一年后仍没有结束的意思。俄罗斯收复了克里米亚半岛,从而保住了在黑海的空军基地。乌克兰的亲俄独立分子在基辅政权的打击下求得生存。得到欧洲法西斯团伙和雇佣军支持的乌克兰政府被怀疑击落了马航班机。  欧洲继续失去重要性。旧大陆的最主要问题首先是人口老龄化,继而带来了欧洲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丧失了重要地位。但是旧大陆亟待解决的问题仍是持续已久,让大多数成员都受到影响的经济危机。在地缘政治上,2014年最重要的事件莫过于英国和德国外交政策的重新定向。前者有可能放弃欧盟,不再追随美国的军国主义政策。但最大的未知数还是德国。2014年德国出现了两大重要趋势:其一是继续留在大西洋集团内;其二是重新制定外交政策,将重心转向东方,这就需要与俄罗斯和中国达成一致。德国外长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对德国的企业界和跨国公司阐述了德国转向东方的新的地缘政治策略。一旦实现,欧亚集团的力量将得到巩固,欧美大西洋集团的实力将遭到重创。  美洲地区表现出的是对抗的持续性。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都先后访问拉美地区,签订了多项战略合作协议,进一步削弱了美国在拉美“后院”的势力范围。在这种碰撞当中,美国对拉美的外交政策发生了变化。古巴和美国决定重启外交关系正常化进程,时间将证明谁将从中获益。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8月24日刊登文章《美国的最大梦魇:俄罗斯与中国日益接近》,作者为马修·伯罗斯、罗伯特·曼宁。

  文章称,这一碰撞仍在持续,而且将会带来政治经济格局的剧烈变动,正在形成的世界新秩序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玩家”,它们其实是一些重新振作起来的旧地缘政治角色:如中国、俄罗斯、德国等。

  文章称,1971年尼克松和基辛格利用中国对苏联的恐惧,历史性地让美国对中国开放,这在当时曾是漂亮的一击。这步棋创造了一个美国在其中居主导地位的战略三角。现在,在美国令人意外地不给予关注的背景下,其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正在导致华盛顿处于下风,同时给全球秩序造成危险的影响:中俄关系比过去50年里的任何时候都更为密切,这使得两国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重塑全球秩序。

  文章称,透过被西方媒体和它们的智库发表的报告所掩盖和扭曲的现象本身,事实证明全球的经济重心正在转向亚太地区。中国义乌的火车开到了马德里,这意味着一系列巨变的开始,它代表着全新的大陆主义地缘政治,通过一条铁路线将广袤大陆上的小商家和大市场连接在一起。这是正在起步的欧亚一体化的生动例证,是中国新丝绸之路的第一块基石。中国打造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无疑将作为世界贸易的重大事件被载入史册。除此之外,还有中国与俄罗斯之间达成的30年天然气供给协议,这将有助于在中期内驱散欧洲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措施所造的后果。

  文章称,尽管基辛格的战略逻辑是希望通过与莫斯科和北京双方都保持比它们相互关系更好一些的关系来为美国赢得上风,但现在看起来,随着华盛顿与莫斯科裂痕的扩大,中国将成为赢家。尽管存在把重点放在历史分歧、种族担忧和地缘政治竞争方面的倾向,但新的中俄关系走向也许更多地是一种权宜婚姻——这种权宜的成分超过了华盛顿政治精英圈中任何人愿意承认的程度。

  另一个在地缘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就是东欧地区。在这里美国及其北约主要伙伴们正试图遏制俄罗斯,从而间接打击中国。冲突爆发一年后仍没有结束的意思。俄罗斯收复了克里米亚半岛,从而保住了在黑海的空军基地。乌克兰的亲俄独立分子在基辅政权的打击下求得生存。得到欧洲法西斯团伙和雇佣军支持的乌克兰政府被怀疑击落了马航班机。

  文章称,美国主导了对普京所领导的俄罗斯的制裁,这导致俄罗斯把目光转向东方、尤其是中国,即便这意味被削弱的莫斯科要充当地位较低的伙伴。俄罗斯的长期能源前途取决于亚洲,与中国达成的近5000亿美元的油气合约将支持一蹶不振的俄罗斯经济。中国将得到一个稳定欧亚地区并使之实现现代化的宝贵伙伴——而非对手,中国越来越不把欧亚地区看作穷乡僻壤,而是视之为本国经济的未来。中国向西直抵欧亚地区的“一带一路”新计划寻求将其弱点——与14个国家接壤——变成一种战略资产。中俄两国一起寻求实现当年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有关无可匹敌的欧亚心脏地带的理想——而印度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例外。

  欧洲继续失去重要性。旧大陆的最主要问题首先是人口老龄化,继而带来了欧洲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丧失了重要地位。但是旧大陆亟待解决的问题仍是持续已久,让大多数成员都受到影响的经济危机。在地缘政治上,2014年最重要的事件莫过于英国和德国外交政策的重新定向。前者有可能放弃欧盟,不再追随美国的军国主义政策。但最大的未知数还是德国。2014年德国出现了两大重要趋势:其一是继续留在大西洋集团内;其二是重新制定外交政策,将重心转向东方,这就需要与俄罗斯和中国达成一致。德国外长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对德国的企业界和跨国公司阐述了德国转向东方的新的地缘政治策略。一旦实现,欧亚集团的力量将得到巩固,欧美大西洋集团的实力将遭到重创。

  在欧亚地区的成功合作将强调非西方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的成功。不仅是这个地区,还包括非洲和拉美——中国已经利用其对发展项目的慷慨在这两个大陆长驱直入——也将会予以注意。

  美洲地区表现出的是对抗的持续性。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都先后访问拉美地区,签订了多项战略合作协议,进一步削弱了美国在拉美“后院”的势力范围。在这种碰撞当中,美国对拉美的外交政策发生了变化。古巴和美国决定重启外交关系正常化进程,时间将证明谁将从中获益。

  文章称,在某种程度上,这种伙伴关系已经存在。中国通常在联合国跟随俄罗斯:两国一起阻止了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制裁,确保了由西方领导的推翻利比亚总统卡扎菲的行动成为同类“保护责任”行动中的最后一次。

  文章称,俄罗斯建立欧亚联盟的努力将得到进一步推动。随着美国和北约在阿富汗留下烂摊子,在地区辨别风向的时候,上海合作组织已经在征募更多成员国(巴基斯坦和印度最近加入了)。人们看到,美国及其西方伙伴的双手被中东事务完全占据,同时还在向中欧和东欧国家保证北约的第5条款安全承诺仍然有效。